吉林路王公館乳膠漆工程相簿
西啦!三重埔的作油漆工義雄ㄚ督督好馬細姓林,常常臭屁他是林義雄,口訴金正不知道作油漆工和叫林義雄訴有沙咪美國人關係?不識字兼不衛生又義薄雲天的他(嘎低共ㄟ)卻是每到新工地自偶介紹的老台詞。
寄件者 吉林路王公館乳膠漆工程相簿
義雄ㄚ常常是批土、油漆作一半,像是瞀壁鬼一樣店店的站在你後面,伸出右手臂灰巴哩ㄋㄧㄠ的刺青,咕噥的要偶幫他改圖。總得小小聲的跟他縮~襪雞係臉難看,不表示偶會幫人刺青ㄋㄟ。老臉拉不下的他就會大聲囔囔的說「哩機勒面生尬ㄋㄚ土匪勒!安那不會刺青啦?騙笑維!」
寄件者 吉林路王公館乳膠漆工程相簿
喵了一下他手上喔罵罵的刺青,活像卡通板的肥龍,難怪一天到晚想改圖。其實這老傢伙倒也沒啥咪不良,講話大聲、問候別人的老豆、走路腳開開,只是他不想別人知道他的自卑罷了。非得從別人的嘴巴叫他一聲大ㄟ,就會粉有快感一樣似的,來消彌他的不安。
寄件者 吉林路王公館乳膠漆工程相簿
齁勒加宰~王老師的水某倒也蠻平易近人的看待這隻老Monkey,反正只要老Monkey把油漆工作作好就好。從一開始的環境清潔到施作牆面的整理,就像被狗咬到一樣的一直作,連吃午飯都站著吃,吃完繼續幹。到了四點褲子拉一拉就要下班了,理由訴他中午沒休息===
寄件者 吉林路王公館乳膠漆工程相簿
然而這次施作的是ICI乳膠漆,基本的批土要批兩道,同樣為了知道哪裡有批那裡沒批的原故,用了兩種染色的批土去區別,然後打磨然後撿捕,上一道乳膠漆作為底漆,等乾了後再上一道乳膠漆作面漆。以上就是這次施作ici乳膠漆的流程工法。 而其中在於餐廳牆面所發現的龜裂超乎偶的想像,裂到密密麻麻好像是龜殼紋路一樣,肯定是在粉光層(2mm~5mm)的時候,給他直接用水泥清粉加海菜粉攪拌的黏著劑,當作粉光層的施作材料來粉光。好處是不必將沙子批乾然候後用胎ㄚ將沙中的雜值胎掉,再去粉光少了許多工。造成粉光層硬度高而產生裂縫必ㄕㄨㄣˊ一堆。
寄件者 吉林路王公館乳膠漆工程相簿
話說完~看著天花板的日光燈思量著,勤勞工作的師父總是難能可貴,倒也憑著一技之長的努力生活,縱始口無遮攔、沒殺咪文化水平,讓偶覺得屋幾刮難堪,但也是會把工作作好了,只不過是有點凍麥著他唉唉叫唉唉叫的喇霸嘴。活像一隻沒人要的母狗。一點兒也跟義薄雲天ㄘㄜˇ不上鳥人關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春吉室內裝潢

春吉室內裝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