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間花現八里還真的是人文薈萃的地方,半夜的十一點半霸度腰,穿著人字拖外出覓食,走了20分鐘很幸運的還是只有那一攤麻辣燒烤(已經吃到辣到賽門發炎)和一間Pub那裡面永遠只坐著一個綁馬尾的老男人等郎客(強烈認為是那種pub)。只好在漫步回來到了社區外的便利商店,杵在便利商店外看著那位就顧挖怨ㄟ值班店員。
寄件者 社子木地板修補
身材堪稱臃腫的年輕店員,留著一頭短髮,胸前掛著一個女生名子的狗牌,但看起來卻是個肥Boy,正灰熊熱情的招呼著每一個人。可是每當輪到偶被他招呼的時候,他總是用好像跟林北粉熟的口氣和上揚的Key,說著「還沒睡喔~睏抹企喔~屋告齁命ㄟ~半夜出來逛街喔~呵呵呵」
寄件者 社子木地板修補
會令偶縮鋼的緣故是在根本和他不熟的狀況之下還能跟偶唱歌仔戲,語末還會呵呵呵~十足閹人本色!超級想用斯利霸給他巴下去。沒想到會在這荒郊野外出現這款異物!難道是地域性的聚落?(趕緊環雇一下四週)亦或著是偶發事件?今晚決定跟他耗著,點著煙坐在超商騎樓的長椅上,望著牆上的掛鐘,還有五分鐘就要交班了,應該是值得投資的等待。
寄件者 社子木地板修補
在騎樓的盆栽邊瞇見一隻小花貓,睜著眼正望著稀稀落落的人潮,仔細的看一看貓咪的眼睛慶幸的是蠻精神的,肯定是受照顧的野貓,也許是在那等著要來餵食的善心人士。使偶想起那在社子那兩位像貓一樣的女人~~呵呵呵
寄件者 社子木地板修補
原來那兩隻像貓一樣的女人是丘嫂的大學同學,因為家裡木作架高地板被白蟻咬爛了,所以才有去為她服務的機會。她們平常時間就會去餵食無依的野貓,用自己的力量去幫忙不會講話的朋友。心地善良ㄟ郎粉容易從她們在聊貓咪的時候從她的眼神裡看出,雖然她們沒有在貓砂上大便,可是越看是越像貓~~~~~~兩隻中年母貓。
寄件者 社子木地板修補
因為是跟投資客買的房子,所以也不會有太好的材質,不過白蟻肯定是能夠體會貓女郎的善良,所以早以不見蹤影,更甚者連一些木作裝潢也啃的神乎其技,絲毫未損完整的保留了木作的外皮,這絕對是受了貓女人的感召所致!
寄件者 社子木地板修補
但是木地板卻被貓女,因為走路未提氣而踩破了,而非得要重作的下場。因為有養貓咪所以就建議用超耐磨木地板去施作,對於未被白蟻啃食的木作木框與木作拉門就保留下來,並珍對爛掉的木地板去作局部更新的動作。在兩隻貓女家罰站了一天,東聊西聊唬爛了好大一堆,呵呵~~~~~原來跟一樣愛貓的人互動是蠻愉快的,所以也就有去她家的廁所撒了幾泡尿以示誠意。
寄件者 社子木地板修補
話說完~超商的肥Boy交班,順利的進去覓食,但是卻不知道要吃殺咪東西,只好騎著喔多邁殺企蘆洲找食物,天知道偶到底在忙什麼?
社子木地板修補相簿

台北~小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