巷口傳來了陣陣引擎聲,阿成吖抬頭看了一下時鐘正值透早四點半,「秋鳳吖這隻破麻阿!一定細企討客兄啦!最近裙子穿那麼短兼口紅抹的好像不用錢,一定細屋鬼啦!」阿成頭上冒出一縷青煙邊說道。果不出所料!玄關門外傳來一陣鑰匙轉動門鎖的金屬撞擊聲!「積蓋一定麥齁依細!」阿成睜著快掉下來的青光眼說道,並跑到玄關門前候著他老婆進門來!

 

     但是眼前走進來的卻是一位阿成幾乎快認不得的女人,身上飄散的香水味道漫漫牽動了阿成吖的心跳加速,分不清是因為憤怒還是受了香水的蠱惑?眼前出現的是頂著氣溫13度還穿著低胸迷你裙濃妝艷抹的女人。看到了阿成像要把人吃掉的模樣卻四平八穩的高聲問道「哩細起床來尿尿,還訴霸度夭麥出去買豆漿?」

 

     被這一陣破格的聲音將阿成拉回到憤憤不平的情緒,阿成扯開喉嚨嘶吼著「哩為沙咪哩哈泥晚回來?訴不訴你跟渣播郎去開房間?看起來好像玩的金宋厚?!走路腳都開開的喔!合不起來喔!」
秋鳳吖冷冷的笑道「西啦!本祖媽三更半夜不睡覺甲渣播郎糟企開房間啦!挖細賤仁啦!厚阿既然老爺哩毋甲意ㄟ威!金簡單!凹拜家裡開銷攏齁哩處歷!挖丟不用每企茶室上班!要不訴為了明天要繳房租安那偶要跟客人去吃早點?回來還要應付你這個屎沒人哭的低佳勒哭墓白!」話說的鏗鏘有力卻也語帶諷刺的秋鳳眼角流下的淚水讓眼影都走鐘了。

 

     被Ko的阿成倒抽了一口冷空氣,頭殼小像快中風似的發麻,緊握的雙手禁不住的顫抖!阿成望著秋鳳吖一身落翅仔的裝伴和眼神中的不在乎與無奈,心中暗想道「細挖謀路用!才會愛某出門兜勒賺!怪挖謀才情!不會賺大錢養家活口!機厚作喔龜!」此時的阿成憔然讓出了路讓秋鳳吖走進了家門,當兩人擦身而過的時候眼神並沒有交集,剩下的只有兩人的呼吸聲和永遠到不了的從前。阿成扶著陽臺欄杆想道「天知道為沙咪現在土水工工作那麼少?一個月作不到十天?只是偶爾牆壁抹歪歪難道會影響那麼多嗎?害得溫某愛每天換老公!」有詩可證:
「昔日戲言身後事,今朝都到眼前來;衣裳已施行看盡,針線猶存未忍開。 尚想舊情憐婢僕,也曾因夢送錢財;誠知此恨人人有,貧賤夫妻百事哀。」
此時住在樓下阿龍從窗戶探出頭來像被狗咬到似的唉嚎「淋某討客兄溫攏齋訝阿啦!抓猴要去旅社抓啦!不要半夜滴佳靠杯靠木!記得找管區ㄟ還有帶照相機企啦!溫大家明天還要上班啦!林刀西郎嘎安餒!」

 

     細啦!抓姦是要在床!凡是要有證據。只是阿成吖此時倒是知道秋鳳吖每晚出門作的勾擋!只是不想去面對和承認,而且也不能面對這種莫可奈何的事!自然阿成懂得就跟他作浴室漏水抓漏是相同道理
阿成心理想道「抓浴室漏水就跟抓姦一樣!在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浴室漏水了,漏水就漏水呀!只是那裡在漏呢?安那漏?是可以用不同的漏水特性去驗證判斷是那一個環節滲漏,再去作修繕動作。就像他的老婆秋鳳吖到底訴和姦?迷姦?強姦?誘姦?都是要去求證的」
「比如說是管漏部份,水管內水壓是恆定的,一般自來水的壓力在每平方公分大約會有2.5Kgf的壓力,無論水壓的高低給水管滲漏都是會有持續性的滲漏狀況而不會有間斷的情形!但是如果滲漏點到管子間仍有泥作施作物如加高的地坪的話,就有可能因為該加高地坪內容物的含水量高低而有間斷狀況!含水量超過臨界點則滲出,低於則不滲!」
「可以將水頭關閉並將水管內的水放掉讓管內無存水,並不使用浴室不使地面見水,靜置三至七天,倘若不滴了不滲漏了就可判定是管漏了。」
「倘若還在漏,那表示有其他的滲漏點,比如說與隔壁住戶的共牆滲漏,因為建商建物規劃多是將浴室靠在一起去使用共用公共管道間去使用公共排糞管、公共排水管,是故當你將浴缸改成淋浴間時隔壁住戶可能還是浴缸在使用,通常浴缸下的滲漏司空見慣滲過共牆後造成自家浴室滲漏的錯覺也不無可能!諸如外牆滲漏、公共管道間滲漏等等皆是!」
「當發生滲漏後依照簡易的判斷方式去查滲漏點,抓漏就會明快些。倘若都無法明確判斷的話那就整間拆除見底,拆除見底後就可見滲漏點在那而能進行後續作業。倘若遇見難以釐清責任的滲漏,就可以先行作好協商在拆除見底後判斷漏水問題所在,如果是其他滲漏問題則由業主負擔費用,如果是施工不當則由承包商負責善後!」
「所以在為了能使未來不可預期的狀況能夠作有效的掌握控制,可以將給水管配置在天花板上並規劃每個出水口都有單一的球型閥開關可在日後有滲水疑慮時閉鎖該開關以驗證是否該管路漏水,況且將冷熱水配置於天花板上該段管路若有滲漏也是我們自己先知道也方便維修!而在配好給水管後作給水管的氣壓或水壓試漏來確實驗證管路是處於不滲漏的狀況。」
「再則於浴室的防水施作後應能在貼磚前進行放水試漏!用磚塊在門口圍起並施作防水,並放水高度達五公分,靜置24小時至三天,並觀察浴室週遭外牆是否有水痕滲出,樓下住戶是否打電話唉唉叫!以此認證防水是否確實不會滲漏。」
「在上述兩點落實作好,就能排除絕大部糞不確定的因素,在日後面臨滲漏也能輕鬆驗證處理了不是嗎?

     阿成吖撚息了手上的煙頭,想道「偶再怎麼會抓漏!對要抓秋鳳的猴這一回事卻一點也莫可奈何!在這世道上又有誰不為這五斗米折腰,反倒是難為了口憐的婦人家」

,

台北~小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