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值清明雨紛紛,面壁撞牆造作息。
路上人煙渺茫茫,黃貓黑狗三二一。
焚香祭祖循古例,飲水思源長思憶。
昨夜夢裡見阿公,三尺拂塵著仙衣。
捻鬍吹鬚碎碎唸,今非昔比世道糜。
努力勤勞天天作,魚肉菜飯不便宜。
黃土草堆不用來,只因阿公成仙去。

 

     巴哺狗ㄚ騎著他的白馬馳騁在七早八早的防汛道內,陰霾的天空灰喔罵罵的烏雲低的丟親像水要倒下來一樣,停下紅綠燈若有所思的回頭張望心想道「今天安那路上都沒車?連摩托車都沒看到半台?訴不訴跟生化危機演的一樣!所有的人都中毒變殭屍了西撩料吖!」隨即望著工具袋裡的鐵錘有沒有帶好準備爆殭屍的頭。

 

     終於在下一個路口看見了一個掃馬路的阿婆,巴哺狗ㄚ此時放慢了白馬的速度,仔細端詳了阿婆有沒有一邊掃地一邊流口水。只是當兩人四目相望的霎時,似乎是阿婆被芭哺狗吖嚇了一跳,阿婆反射性的丟掉掃把雙手往胸部一抱,側過身去撇過頭去用著眼尾上下端詳著芭哺狗ㄚ。

 

     芭哺狗吖恍然大悟原來阿婆吖比他更要害怕!而且是害怕他在這了無人煙的防汛道侵犯她。芭哺狗吖暗自想道「細啦!參加失業救助的堅苦郎都會被安排來作清潔工的工作,臨時聘顧人員日薪八百訴要吃個屁?然後要作一大堆的工作!政府頭殼是哋賽喔?作官的聽說都是吃草喝水就會長大的!?一天八百是要安那過活?」

 

     伴著白馬的哺哺聲,終於騎到了樹林,街上還是沒有沙咪人走動。芭哺狗吖恍然想到「原來今天丟細清明節的啦,所以才不如往常的車水馬龍!只訴以往不都訴一大清早大伙趁著早上涼爽些趕去割草嗎?怎麼一反常態的不見人潮!」一邊收拾著工具準備去蘇阿姨家打鑿水電溝一邊回想著昨晚夢裡夢見阿公的那回事。

 

     芭哺狗吖夢裡阿公穿著像歌仔戲的衣服顯得突兀,只訴卻一如生前的一直碎碎唸一直唸一直唸!大概內容就是要芭哺狗吖要努力作工不要打懶,有工就要作不要爛脾氣挑工作!作工還要看業主長得好看不好看的亂搞!也不用來塔位拜拜了!因為他去當仙了!

 

     此時芭哺狗吖趁還早蹲在蘇阿姨家門口抽口煙躇思著阿公也許是真的如夢中講的去當仙去了!也不要偶非得清明去拜拜,不過交待偶要骨力作工就真的訴事有曲折,搞不好時機會越來越爛吧!

 

     捻息了手上有被課健康捐的進口煙,還是進門乖乖作工去吧!看著牆壁上一堆要打的水電管道溝,芭哺狗吖祈禱所有的鄰居都睡屎了,聽不見破碎機的聲音!

 

寄件者 樹林蘇阿姨室內水電修改工程
寄件者 樹林蘇阿姨室內水電修改工程
寄件者 樹林蘇阿姨室內水電修改工程
寄件者 樹林蘇阿姨室內水電修改工程

台北~小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