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在車少路大的清晨六點半出門上工

且在工地裡磨蹭了一天

傍晚擠在市民大道的車陣裡

卻擠不出一絲回家的喜悅

因為還得趕場去丈量陌生人的家

唬嚂著一堆都講膩的工法陪笑作揖

望著天上的月亮摧足了油門

家卻還在兩條橋之外

吊詭的在河堤內遇見了白雞

白雞跨上了偶的喔多麥

詭譎的畫面

下一秒白雞會是幻化成仙人給偶金山銀山

還是蹦出曼妙仙女跟我回家睡覺?

寄件者 白雞就是White chicken
寄件者 白雞就是White chicken
寄件者 白雞就是White chicken
寄件者 白雞就是White chicken
寄件者 白雞就是White chicken

青天有月來幾時,我今停杯一問之:

人攀明月不可得,月行卻與人相隨?

皎如飛鏡臨丹闕,綠煙滅盡清輝發?

但見宵從海上來,寧知曉向雲間沒?

白兔搗葯秋復春,嫦娥孤栖與誰鄰?

今人不見古時月,今月曾經照古人。

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

唯願當歌對酒時,月光長照金樽里。

台北~小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