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件者 社中街哺若家辦公室噴漆

     呵呵〜想要澇跑都澇跑不掉!到家前是一條四線道的大馬路!只有這條路可以回家,除非〜除非到淡水坐船到八里渡船頭!。灰熊悲哀的是男子漢每次超過晚上十點回家就會忐忑不已!因為在過了關渡橋頭之後的彎道通常都會有警網設臨檢站在抓酒駕。讓阿狗吖每每晚回家的心情總是有點阿渣!原因訴口愛的波立士大人總是攔檢他!阿狗吖百思不解的端詳自己的穿著和那隻騎了十萬公里的白馬,想要找出一點豬絲馬跡為何如此天妒紅顏。終於在一個夜黑風高的凌晨三點起床撇樹,忽然頓誤了!看到鏡子中的自己尊容像極了不良中年之後一切的一切都明白了。

 

寄件者 社中街哺若家辦公室噴漆

     索性只好每天早點回家來避開無謂不堪的臨檢。那天在這條回家的BG路上手機忽然響起,原來是以前的業主換辦公室要給他油漆一下,雖然訴小工程倒也是一件美事。接完電話在馬路邊正要發動車子猛抬頭卻看見了一幅美景,好大一坨彩雲隴在山巒間!阿狗吖微微的笑了「看到這樣的風景倒也是快意非常」一時間有油漆可以擦又有美景可以看可謂好事成雙! 炊足了油門趕去彩卷行買大樂透想不辜負這番好采頭,只是晚上開獎後依然是阿狗的一聲贛喬。想來乖乖的去社中街噴漆總是一定要的工作了!

 

寄件者 社中街哺若家辦公室噴漆
寄件者 社中街哺若家辦公室噴漆
寄件者 社中街哺若家辦公室噴漆
寄件者 社中街哺若家辦公室噴漆
, ,

台北~小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